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日照法援律師助未成年人拿到賠償款
發布時間: 2019-06-24 11:2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 法制日報記者  姜東良  梁平妮

□ 法制日報通訊員        梁作升

“感謝法律援助中心、感謝趙律師,把拖了兩年的事兒給俺解決了,維護了孩子的合法權益。”年近60歲的于某拉著律師趙文陽的手,止不住地說著感謝話,于某身旁的小敏(化名)有些地羞澀地輕聲說“謝謝叔叔”。

事情還要從2015年的一起交通事故說起。

2015年10月12日,孫某駕駛的大貨車與小敏的父親于某某無證酒后駕駛的無牌二輪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致于某某死亡。山東省日照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東港大隊經調查出具了道路事故證明,但無法確定事故責任。肇事大貨車在某保險公司日照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強險。事故發生后,于某某的繼承人——時年11歲的小敏向肇事者孫某和某保險公司日照分公司請求賠償,孫某和保險公司以無法劃分事故責任為由拒絕賠償。

2016年年初,在鄰居的幫助下,小敏向法院提起訴訟。其間,日照市法律援助中心也向她提供了幫助。但因小敏的母親下落不明,法院裁定中止審理。案件審理過程中,小敏向法院申請先予執行,法院裁定保險公司先行給付小敏父親死亡賠償金5萬元。保險公司履行完畢后,小敏撤回訴訟,向法院提起宣告其母親死亡的特別程序案件,但因其母親身份信息不明確,無法宣告死亡,法院不予立案。

2016年9月26日,小敏和姑姑于某來到日照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請法律援助。

于某向工作人員介紹了小敏的身世。

1996年11月,于某某和云南文山女子楊某某結婚,2004年5月小敏出生。幾年后,楊某某下落不明。此后,小敏一直隨父親生活。事故發后,小敏與其唯一的親屬——姑姑于某共同生活。于某年近60歲,寡居多年,以種地為生,難以承擔小敏的生活和教育費用。

日照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員經審查認為,小敏的母親在其年幼時就離家出走,下落不明、生死未知,姑姑是其唯一的親人和監護人,小敏符合法律援助條件。日照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山東賢和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文陽承辦此案。

趙文陽接受指派后,認真閱讀了有關材料并向審理此案的法官了解案情。

“案件第一次起訴時中止審理,是因為小敏的母親應該作為原告及小敏的法定代理人參加訴訟。小敏的母親下落不明,如果她終生不到庭,則小敏的合法權益永遠得不到實現。”趙文陽向記者介紹說,因此,首先要解決的是小敏母親是否必須作為原告及小敏的法定代理人參加訴訟的問題。

趙文陽認為,本案最關鍵的是積極尋求可以解決小敏主體資格的法律途徑。對于當事人受損的合法權益進行及時救助和填補,是侵權責任法的立法目的,法院不能因為一個身份不明的人不能參加訴訟、不能進行死亡宣告,而使一名少年兒童的合法權益一再拖延或者無法得到兌現。

“因此,小敏是適格主體,可以一人提起訴訟并獲得相應賠償。如果結案后小敏的母親出現,可以向小敏另行主張其應得部分賠償。”趙文陽說,在他的多方協調下,2017年5月18日,此案在日照市東港區人民法院立案,小敏作為原告,請求法院依法判決孫某和某保險公司日照市分公司賠償經濟損失397754元。

2017年7月22日,東港區法院依法審理此案。原告認為小敏是適格主體,可以一人提起訴訟并獲得相應賠償。被告孫某則辯稱,原告小敏的母親是適格原告,因小敏是未成年人,小敏的法定代理人應當符合法律規定。保險公司辯稱,本案受害人的其他第一順序繼承人未起訴,僅小敏起訴,主體不適格。

東港區法院經審理發現,原告母親在和其父親結婚時的身份信息系偽造的,其在民政部門登記時填的籍貫是云南省文山縣平壩區底泥鄉底泥村,但使用的是山東的身份證,楊某某是否是真實姓名也無法查證。法庭曾通知原告尋找其母親參加訴訟,但原告沒有能力查找。因各方當事人包括法庭均無法得知原告母親的真實身份信息,法院也無法啟動宣告原告母親失蹤或者死亡的司法程序。法院認為,原告可以一人提起訴訟并獲得相應賠償。結案后,如果原告的母親出現,可以向原告另行主張其應得部分賠償。

2017年8月25日,東港區法院經審理,采納了援助律師的代理意見,判決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365257元。

被告某保險公司日照市分公司不服判決,向日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7年11月21日,日照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趙文陽繼續為小敏提供法律援助。經日照中院審理,于2018年4月23日作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看似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賠償案,但辦理案件的過程并不普通,甚至可以說很曲折。”趙文陽感慨地說,經過近兩年的努力,小敏總算拿到了賠償款,法律援助依法維護了受援人的合法權益,使小敏能夠健康成長。

責任編輯: 白海濤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