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政府法治
政府法治
長沙新鄉賢助力鄉村治理調查
發布時間: 2019-06-19 11:37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560915529161003890.jpg

長沙市望城區茶亭鎮靜慎村道路一側樹立的鄉賢文化宣傳牌。 譚笑 攝

1560915553434004063.jpg

長沙市瀏陽市沙市鎮秧田村在村里修建“博士墻”,尊師重教氣氛濃郁。 劉希平 攝

◆ 村莊發展建設有了領頭群體

◆ 鄉賢鄉間俚語調解更接地氣

◆ 農村村民自治能力明顯提升

◆ 可以有效化解農村治理難題

□ 《法治周末》記者 劉希平

10年前,村里環境臟亂差,各種矛盾糾紛頻發,村民動不動就上訪;10年后,變成湖南省美麗村莊建設示范村,沒再發生一起上訪事件和刑事案件。這個發生美麗蝶變的村莊,便是湖南省長沙市望城區茶亭鎮靜慎村。

在靜慎村黨總支書記姚羅華看來,村容村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與新鄉賢力量的推動分不開。

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培育富有地方特色和時代精神的新鄉賢文化,積極引導發揮新鄉賢在鄉村振興,特別是在鄉村治理中的積極作用。從此,新鄉賢這個模糊的名字清晰起來。

近年來,長沙市司法行政部門在全市鄉村(社區)積極探索發展鄉賢調解新模式,將基層自治、法治、德治有機融合,有效化解了社會矛盾和信訪隱患,推動形成獨具特色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新格局。靜慎村就是一個鮮活的樣本。

新鄉賢在基層治理中到底發揮著怎樣的作用?能否緩解農村治理難題?近日,記者專程趕赴靜慎村展開調查。

鄉賢歸來

村莊建設有了領頭群體

“鄉賢是一種榜樣,是一種力量,是一種責任。將鄉賢文化引入社會治理,是美麗鄉村建設的生動實踐。”在靜慎村鄉賢榜中,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

靜慎村尤布沖組有個鄉賢廣場,周邊環繞著一塊塊宣傳鄉賢文化的宣傳欄,廣場正后方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鄉賢閣,旁邊還有一座鄉賢館……鄉賢元素在村里隨處可見。

靜慎村緣何推崇鄉賢文化?姚羅華道出緣由。

11年前,40歲的姚羅華在長沙做包工頭,收入可觀。可是每次回來,村里的景象都讓他焦慮。

靜慎村地處望城區最北邊,基礎設施差、環境治理糟、矛盾糾紛多,村經濟在區里長期墊底。“當時,村里大部分田地都荒蕪了,年輕人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老幼婦孺,打架、上訪的事情時有發生。”姚羅華說,家鄉如此情景讓他產生帶領大家改變村容村貌的念頭。

2008年,姚羅華回到村里,以微弱的優勢當選村支書。擺在他面前的第一道難題就是如何帶領村民發展經濟。

靜慎村在外經商的一些年輕人有頭腦、門路廣,如何把他們吸引回村是關鍵。經過一番考證、梳理、實踐,姚羅華提出“靜慎鄉賢”的概念。

1985年出生的姚棟,大學畢業后和妻子文莎長期在外做生意。2012年,抱著改變村里面貌的決心,姚棟回到靜慎村。

姚羅華說,以前村里80%以上的土地種紅薯,有50多家中小型加工作坊,但制品不新、銷路不暢、競爭力不強。2014年,姚棟、文莎夫婦在村里流轉了上百畝土地,搭建了網上銷售平臺。從此,靜慎村的紅薯走向全國。

與姚羅華同齡的余支良擅長種植水稻。在姚羅華的鼓勵下,余支良在村里流轉土地,規模化、機械化種植優質稻,成為全村第一批發展現代農業產業的新農民。

如今,姚棟和余支良先后被推選為靜慎村新鄉賢。

“我們希望通過推選新鄉賢,讓這些長期扎根鄉村、發展現代農業的村民成為村莊建設的領頭羊。”姚羅華說。

糾紛減少

全村保持10年零上訪率

靜慎村曾是遠近聞名的上訪村。姚羅華回鄉前夕,在一起矛盾糾紛引發的案件中,7名村民被刑事拘留,一人被判刑。

“搞好鄉村治理的前提就是要給村民創造一個安居樂業的和諧環境。”姚羅華說,首要任務就是將矛盾糾紛消除在萌芽狀態。為此,他提出要做到小事不過夜、發現問題當天解決。

2008年,靜慎村兩委將排查發現的117個問題列成清單,當年解決了114個,剩下的3個也在第二年解決了。

處理這些問題過程中,姚羅華發現,鄉賢們鄉間俚語的調解易被村民接受,有時比村干部調解效果還要好。

為了就近調解矛盾糾紛,在望城區司法局和茶亭鎮黨委、政府、鎮司法所的指導下,靜慎村鄉賢理事會在全村開設30個鄉賢講堂。村民發生矛盾糾紛,鄉賢就會主動邀請雙方來到講堂,擺事實、講道理,許多矛盾糾紛在談笑中化解。

去年7月,靜慎村村民姚清(化名)的母親年滿70歲。按照風俗,晚輩給老人做壽有利于老人健康長壽。當時,靜慎村已將移風易俗寫進村規民約,明確辦喜事不能搭建拱門和放彩色氣球。

但姚清從外地回來的小孩認為,應該熱熱鬧鬧地給奶奶慶祝一下。在做壽的前一天,他們在大門口搭建起拱門,還扎了很多彩色氣球。

姚羅華請村里紅白理事會的鄉賢去做姚清小孩的思想工作,但未成功。這時,“六老宣講團”的鄉賢們決定去試試。“六老宣講團”由村里一些60歲到80歲的老人組成,威信高。經“六老宣講團”和村干部再三做思想工作,姚清的小孩主動拆除了拱門,簡單為老人辦了壽宴。

姚羅華透露,現在村里很少發生矛盾糾紛,近10多年來,保持零上訪紀錄。

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是村民對10多年前靜慎村環境的描述。那時,一些村民房前屋后、山上土里,經常污水橫流,白色垃圾圍村。

為此,靜慎村成立環境衛生理事會,一些庭院環境搞得好的村民被吸收為新鄉賢,帶動村民搞好環境衛生。10年下來,隨處丟棄白色垃圾的陋習得到有效遏制。

治理了垃圾污染后,治理生活污水成為又一道難題。

從2014年開始,靜慎村開始進行雨污分離處理,每家每戶都修建化糞池、堆漚池、隔油池,人口集中的地方建人工濕地。糞水、臭水、油水進入三池后流到人工濕地,經植物凈化后才能流進山塘、水壩。

姚羅華說,靜慎村每戶村民家庭現在基本實現“四個一”的標配,即一棟好房子、一塊精致的菜地、一個花園、一口小池塘。

化解難題

鄉村治理走上善治之路

經濟發展了,環境變美了,靜慎村成為湖南美麗鄉村建設示范村,村民感受到新鄉賢力量帶來的變化。

那么,靜慎村推選新鄉賢到底要經過怎樣的程序呢?

姚羅華介紹說,新鄉賢一般由村民推薦,鄉賢理事會投票決定,村黨總支和村委會把關。目前,村里有9000多名常住人口,新鄉賢已有1600多名。對一些為村里發展作出過貢獻的鄉賢,村里會給予一定的榮譽和獎勵,樹立他們在村民心中的地位。

“新鄉賢有位才會有更大作為,帶領村民共同致富。”姚羅華說,靜慎村40多位工作出色的新鄉賢被評為“最美新鄉賢”。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長沙市在農村治理中引入新鄉賢群體,并不獨在靜慎村。近年來,長沙市司法行政部門在全市積極探索發展鄉賢調解新模式,將基層自治、法治、德治有機融合。

長沙市開福區撈刀河街道新鄉賢館榮譽館長蘇立雄介紹說,撈刀河街道從2016年便開始評選新鄉賢。新鄉賢不僅為轄區居民義診、義講、義捐,還在基層治理中發揮著很大作用。

位于瀏陽市北部的沙市鎮秧田村,是遠近聞名的博士村。30多年間,這里走出26名博士、3名在讀博士、100多名碩士、600多名大學生。

秧田村村主任屈尚能告訴記者,秧田村最大程度發揮新鄉賢的作用。幾年前,村里組織博士、企業家成立秧田村助學基金,資助因為貧窮讀書困難的孩子。

新鄉賢對于推動基層治理的意義,受到從官員到學者的廣泛關注。

“從鄉村走出去的各類型人才是新鄉賢的重要來源,他們為鄉村治理提供了重要的力量源泉,提升了農村村民自治的能力。”望城區茶亭鎮黨委書記李勇說。

長沙市司法局副局長喻中文認為,新鄉賢積極參與家鄉建設,可以激發村民參與鄉村事務的積極性,提高凝聚力和自治能力。

“新鄉賢一般在村民中具有較高的威信,將這一群體引入農村治理,能夠加速政府各項政策的貫徹和實施,有效化解農村治理難題。”湖南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黃捷坦言,以前的農村治理存在一定困境,鄉賢擁有威望和權威卻無治理權,某些擁有治理權的單位又欠缺本土權威。如今,鄉賢權威與基層治理單位有效結合,可以暢通政令,溝通民意。

“要想使新鄉賢助力鄉村治理成為常態模式,可以考慮制訂相關政策或法律,充分保障新鄉賢在鄉村治理中的合法性地位。”黃捷建議。

記者手記

記者在望城區茶亭鎮靜慎村采訪時,村民殷小良說,10年前她家里不敢養雞養鴨,因為怕被偷,現在白天不關門就可以放心出門了。對于村莊10年間發生的變化,村民們臉上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農村的社會治理是一個大課題,長沙市實施新鄉賢力量助推基層治理工作的探索,真正讓老百姓感受到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幸福感。

責任編輯: 白海濤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